紫泉

历史党/APH党 拒绝极东

<倾心者几人>


血染残阳,孤碑向晚长立。西风烈烈,独立江边,听将士喊杀声震云霄。手持长剑,望天上云彩有如被熊熊烈火点燃,心中烦闷,便沿着江水缓步行走。

我本不识,战争为何物。曹军压境的消息已然传开,整个东吴都陷入紧张不安的状态。便连兄长与周都督二人都整日紧缩眉头。见着军中人的模样,心中便是说不出的苦恼。想来女儿家生下,便当习女红,倒是我不一般,从小提的刀枪剑戟,未出阁时就策马长戟扬,父亲也曾夸过我,是颇有男子气概。也便是因为这个,我才落的今日这样。

“孙郡主。”

身后有人喊住自己,回首去却是一个面生得很的男子,手持长枪,一身亮甲,颇有雄风。也猜测他是军中将士,微微颔首应了。正要转过去,却又听的那人说道。

“在下赵云,字子龙。”

赵子龙?莫不就是刘备身边的那位将军么。先前在闺中时也听得身旁侍女讨论关于他的故事。说是什么单骑救主,七进七出,想来也是个英雄勇武之人。又曾听侍女说得,他一心忠主之事,心中也暗暗叹息不能为东吴所用。

手细细摩挲着剑柄上的流苏,上下打量他一番,心中赞叹着他面容,不免生起好感。听兄长说的许是今后便要嫁与那刘备,与他自然是没有缘分。勾了勾唇角叹息一声,就道:

“久闻赵将军大名。”

又听不远处有人唤着他名字,把他叫走。自己便立在那儿,垂了眼睑望着天边的残阳,如血的光辉映入心上,在这寒冬之中,予人一丝温暖。

寒风凛冽,撩过垂在两侧的发丝,触动心弦。紧握剑柄,一挥出鞘,寒光在残阳下刺人双眼,流苏猛烈晃动,一时不停。望着剑指的西方,双眉微竖,目光寒栗。

“我的人生,只有我可主宰!”

#ooc
#清耀
#紫荆城
   
我厌恶了这个地方,“紫荆城”,顾名思义,就是天子呆的地方。多少死在里面的人,官员,它就像一个铁笼子,把人锁拷在里面,有的甚至一辈子。
红色的墙壁更像是被血染的,文艺一点的是。“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 ”你可能要问我为什么厌恶,因为自从入关就再也没有离开过这里。
缓慢的下床看向门外的长廊,似乎永远都走不到尽头,不仅悠哉的哼唱起戏曲。
         『贼法海他与咱哪做下了对头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『与法海打一仗我腹痛难忍受』
不知不觉走到了门前,门开的声音很慢,说明厚重;门轴吱呀作响,说明腐朽。但它终究是开了,坚定不移地敞开了。只见一缕天光,照进悠悠大国,踏进门里。却又不仅哼唱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『杀出了金山寺汗如雨流

         有为妻为救你我才肯着舍命拼斗

         侬官人你绝情义我的官人哪』

龙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神异动物。常用来象征祥瑞,是中华民族最具代表性的传统文化之一。《辞源》说“龙是古代传说中的一种善变化能兴云雨利万物的神异动物,为鳞虫之长”;《辞海》说“龙是古代传说中一种有鳞有须,能兴云作雨的神异动物”。龙的形象最基本的特点是“九似”:角似鹿、头似牛、眼似虾、嘴似驴、腹似蛇、鳞似鱼、足似凤、须似人、耳似象。

炎黄虞夏商,周到战国亡,
秦朝并六国,嬴政称始皇。
楚汉鸿沟界,最後属刘邦,
西汉孕新莽,东汉迁洛阳。
末年黄巾出,三国各称王,
西晋变东晋,迁都到建康,
拓跋入中原,国分南北方,
北朝十六国,南朝宋齐梁,
南陈被隋灭,杨广输李唐,
大唐曾改周,武後则天皇,
残皇有五代,伶官舞後庄,
华歆分十国,北宋灭南唐,
金国俘二帝,南宋到蘇杭,
蒙主称大汗,最後被明亡,
明到崇帧帝,大顺立闯王,
金田太平国,时适清道光,
九传至光绪,维新有康梁,
换位至宣统,民国废末皇,
五四风雨骤,建国存新纲,
抗日反内战,五星红旗扬。


        五千年来,你立于世界之巅,即使被拖入泥潭,从云端坠入浅滩,也必将再起。
        五星红旗冉冉升起时,过去已成为史书旳前页。
        “吾重临天下之日,必是尔等俯首之时!”
        过去不会被遗忘,此言将于今兑现。
        犯吾境者,虽亲虽盛,亦其必诛。
        历史注定是一场没有结局的戏,五千场春秋不负华夏。洗尽铅华,歌尽桃花,一笔一划写过所经繁华。世事毕竟难料。虽非复汉唐,却其风华犹存。此去经年,恍若浮梦,皆烟消云散。
        五千载未与你走过,但现在,我在这里。愿我有生之年,得助您君临天下。
        “如果奇迹有颜色,那一定是中国红。”
        谨记你的名字是炎黄!
        愿我有生之年,得见你君临天下。
        翘首觐向 你伫立一方。
       是你生而为龙的狷狂。
       谨记你的姓名是炎黄。

嘤,最近想起伪装者这份粮了,可惜已经冷了qwqqqqqq。他们都好圈粉啊qwq。

#少帅#
#第一次奉直大战,奉军大败退回关外,唯张学良率三八旅,死守关卡,逼迫直军接受和谈。张学良回城见老父#

老张我幼时,师从杨子三月有余,但依旧还是粗人一个。古时朱元璋骑马扫天下,我张作霖也是靠着手里这杆枪,打下了奉天。那吴秀才说我是胡子,我是不认的。他娘的我要是拿过人一个笤帚疙瘩,就让我死去十八层地狱,做牛做马偿还人家。

老子一生坦荡,若说心中有愧,那是真愧于发妻。春桂是个好女人,小六子也是好孩子,为此,我这歹竹就算是用了吃奶的劲儿,也得把这笋给培养好喽。他要学军事,那就扔他去军中。讲武堂上演讲,这慷慨激昂的讲词多半是为了他。这都不如亲手送了六子入关上战场,心里边儿,激鸣如擂鼓。
吴秀才的脑子,比长江好之流要好使的多,军人于战场,那是落叶归根,那是认祖归宗,人就算缺斤少两了回来,怨不得炮火,也怨不得旁人。
怨我。

军粮城内,氤氲颓丧之气。凛冽寒风,日断神州隔了风雨,山海关的激烈厮杀,怎么也传不进城中人的耳朵里。司令部内的电报敲击声,引人烦躁异常。这群连猪都不如,一枪未发就缴械投降的东西暂且不提,回头检兵定要拉出几头给毙喽,杀鸡儆猴。马朝阳那个吭哧瘪肚的山炮却又带来六子受伤的消息,早已不再顾什么将领风范,拔出马盘撸子来欲射他娘的几枪,以缓心头惶急。人说儿行千里,母担忧。这为父的,心中滋味也不好过。
直到六子肃立于面前,抬臂行军礼,这厢唤我总司令时,才茫茫然,捕捉到真实。从上到下将儿打量个遍,耷拉了眼睛,蠕动嘴唇却不执一语。这人哪,叱咤东北多少年,原以为眼眶早就干尽,却在这时,似有狂泪,涌上头。
“我儿……我儿没有被人瞧不起。”烟嗓嘶哑快不似人声,而眼中泪亦强行被逼回,在肚腹中,柔绕愁肠,百结哀。
我儿回来了,将军披甲回乡去,气宇昂扬,腰间仍悬带血刀哇。东线西线奉军均溃败,唯有、唯有我儿——死守山海关哪。颓然坐于炕,一抬首,只能瞅见六子坚毅的侧颜。

我老张啊,是老了。

中国史就是一部最高的爱国主义教科书。农耕文明特有的质朴,数千年强国的骄傲,百余年列强欺辱的伤痛,十余年动荡骚乱后的惊醒,三十年再创世界奇迹自豪,这一切的一切使中国人对国家对民族对世界有了清醒的认识——战争等与毁灭  落后就要挨打 国家就是民族。

黑塔利亚/私

★王耀

轩窗外是蒙蒙的细雨,殷红的茶花上结着雨珠,青色的柏叶在风中流动,澄澈的北海上泛起层层涟漪。我背对着在圆形的拱门站立着,眼前身着繁琐华衣的人无力地瘫在华丽的大椅上,即使隔了一道垂帘我也听得出他粗重的喘息,除此之外只有窗外烦琐的雨声和隐隐约约的鸟鸣。微微侧身,目光落在一边破碎的茶盏上,淡青的茶水撒了一地,其中夹杂着墨绿的沉淀。上前揭开白色的垂帘,抬眸睥睨着曾经高高在上的圣上,此刻他的胸膛正剧烈的起伏,双眼紧紧的合在一起,脸颊因为长时间的幽禁而变得苍白。他强忍着剧痛缓缓张开毫无血色的嘴唇,断断续续地问我

“送茶之人...可是西太后?”

我微微骇首,双手交叠贴于额顶,轻轻躬身道“回皇上,是。”

在我的预料之中,他并不惊讶,刚才的话仿佛是在确认他心里的猜测一般,反而让他略微平静了一会。突然,他剧烈咳嗽起来,我用手帕捂住他的嘴,再将手帕收回来时,上面已染上了殷红的鲜血。许久,他缓缓睁开布满血丝的眼睛,然后颤巍巍地抬起右手,我瞥了一眼,他手里攥着一块斑驳的龙印。

“朕......”

他迷迷糊糊地还想要说些什么,可是他的声音越来越小了,到最后只变成了他自己的轻声呢喃。我平静地站在一边,默默看着眼前仿佛在胡言乱语的人。窗外的雨声越来越大,鸟鸣声也越来越小,远方隐约传来女妓断断续续的歌声,混着雨声缠绵在寂静的落日下,雨水搅起湖底的淤泥将清澈的北海染成棕色,掩盖住了水中淡红的金鱼。人的呼吸渐渐平静,我轻轻俯身合上他无神的双眼,他的眸角挂着浑浊的泪痕,嘴角微张仿佛在呼唤着什么。我无言地看着他苍白而疲惫的脸颊,独自叹了一口气

“即使是千年前的君王,结局与你也并无两样...”

转身默默踱出狭窄的寝宫,院外一丛茶花正开得艳丽,只不过它的边缘已经腐烂,露出难看的棕色。抬头望向青灰色的天空,雨已经停了,淡金的太阳掖在远方高耸的琉璃塔中,云雾里的鼓楼在冥冥之中沉寂,夕阳的余晖将紫禁城染成昏暗的黄色,白鹤从我头顶飞过,发出凄凉的鸣叫声。恍惚间女妓的歌声又断断续续地传来,咿咿呀呀的好像在唱着后庭花。

微微皱眉,这歌声又让我想起了从前辅佐过的君王,他们都是如此的执着,即使将死也不会忘记某些事情。情不自禁地回头看向瘫在椅上的人,宦官们还不知道他的死去,于是他就那样坐在那里,嘴巴微张。

伸手随意摘下一朵沾满雨露的山茶,凑近轻轻嗅嗅,沁人的清香与千年前一样。抬头向空寂的远方望去,那里挂着一轮淡金的夕阳,紫色的星云包围着孤独的它,仿佛要把它压回地里。垂眸把玩着手里的山茶,轻轻哼起千年前的小曲

还钗心事付临邛

三千弱水东,云霞又红

月影儿早已消融

去路重重来路失,回首一场空